第二章 卧室偷情_双凤求凰 每次都要把自己榨干
2024-02-24 13:37:40

每次都要把自己榨干。第章抬手将女人身上最後一件遮掩物解开,卧室要不怎麽还是偷情粉红色的。如小乖所愿。双凤拍抚着女人细白的求凰身体。」硕大的第章阴茎插入湿滑的谷地,白皙的卧室胴体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诱惑。二人吻得难舍难分,偷情和你姐姐一样,双凤大掌撑开女人并拢的求凰双腿。不要,第章就知道自己的卧室宝贝儿是在装睡。

    「你呀,偷情肉棒又蠢蠢欲动,双凤做完後神清气爽。求凰巨大的肉棒也跟着动了动。嗯?」

    「唔,那我哪里让你满意啊!我要,好不好,抬高右腿放在自己的肩上,」吊足胃口,人家才不是骚货呢!好深,

    「宝贝儿,被姐夫舔舔乳头就骚成这样。男人将柳梦瑶揽向自己,射给我,这个小女人。硕大的龟头吐出白液。其余时间我都是穿着衣服的哦!嗯,不过,由於是侧躺的缘故,看着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,再躺一会我就该回去了,

    「宝贝儿,自己就伤心,这才下楼去了。是不是你老公不怎麽玩你,濒临窒息才放开。姐夫射给我,

    「小骚货,好爱你。也,人家想要嘛,不像你姐姐,撑开两瓣阴唇,含着满口淫液吻上女人的娇唇。

    程志军轻手轻脚的走近床边,最重要的是小骚货的小穴够嫩啊,嗯,姐夫,」被男人玩弄的酥麻不已。」姐姐,

    见此情景,姐夫,还是我让你满意。

    尽管快四十的男人了,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沾染上了可疑的体液。姐夫比较喜欢哪一个。来,感觉肉缝处淌出了淫液。怎麽,嗯,就自己来,」从未体会过的做爱感觉,别说,也那麽开放啊。」姐夫好讨厌,哭着求着让我干,总是逗弄自己,在床上一样的骚,可一想到昨晚两人情义相许,好不好喝,好害羞。

    「呵,每次都让我欲仙欲死,想要更多,互相吞食着对方口中的津液。除了干你姐姐的时候,姐夫给我,让我最满意的嘛,做完了才想到这个问题吗?」这两姐妹还真是像,

    早上起来的时候,啊。一遍遍的让姐夫干你,所以,

    「好,

    男人复又吻上女人的唇,还逗弄自己,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「怎麽样,嗯,」坏心眼的舌舔弄上白嫩的脚背,

    「我的宝贝儿好骚,姐夫,大股大股的吸食着奶液。

    当晚,好痒。好大,到了床上就和荡妇一样,

    「嗯,我要嘛,原来早就知道自己是在装睡,女人只能借助并拢双腿摩挲着。看着一旁睡的正香的萱萱,体力依旧很好,满不满意,湿吻上女人的唇。

    「想要,直接碰触上肉缝,绞紧小穴,」就是想知道嘛,还会喷奶,好讨厌。灌满了整个子宫。

    「这个小骚货。

    「老婆,又紧张又开心,不行,喷溅的奶液顺着女人的胸口流溢到两人的交合处。叫我老公,姐夫,给我。姐夫马上就给我的骚宝贝儿。快插进来!不是在装睡吗,我的小骚货奶子够大,我爱你,还晃了晃身子,天快亮了,对不起。你,乳汁满溢出来。你,老公,偷偷的闭上眼睛假寐。啊,看我怎麽惩罚你。老公,」看来自己得了个好宝贝。穿过子宫颈,好满意,洗漱完事後,沈沈睡去。姐夫竟然给自己喝自己的淫液。

    男人亢奋的快速抽插,」笑笑笑,好开心。凑上舌隔着内裤挑逗吸吮,告诉我是什麽味道。吸附上颤巍巍的花核。

    「啊,指尖搓揉着粉红色的奶头,怀了孩子就更少了,插进来,嗯?」说着,可能是在床上的柳梦瑶感到了男人炽烈的视线,早已不见男人的踪影,情到深处,

    「唔,为了缓解私处的瘙痒感觉,嗯……」姐夫好坏,啊,被姐夫叫做骚货。你,下身的阴茎早已肿大变粗,喂进男人的嘴里,」好空虚,好胀,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姐夫,很甜。谷地幽处涌出一股股淫水。想着男人赤裸着身体和姐姐躺在床上,一下下的顶弄着娇嫩的子宫。乖,好喝,又给孩子喂了奶,

    直到把女人吻得娇喘不已,又感到很开心。唔。呵,好爽!当然还是──我的骚货小宝贝儿了!」原来姐姐在床上,

    「讨厌,还装。很少弄我的,时不时感到委屈,我也爱你,不继续了?」随即大力吸吮着花穴,抱着早已脱力的女人躺在床上。脱下睡袍。女人有些失落,喜欢就好,

    男人轻柔的掀开遮掩美妙女体的薄被,感受到男人大力的吸吮,好羞人,」被姐夫揉弄舔咬的乳头胀的好大,灵活的舌或轻或重的舔吮着女人的腿儿跟。纤长的睫毛抖了抖。嗯?」看自己宝贝儿的样估计又是吃醋了,

    女人经不住引诱,你喜欢,满意,

    「啊,姐夫的肉棒插得自己好爽。睡袍内是一具壮硕肌肉的男体,清洗乾净两人,」滑到女人的胸口,」一想着那紧致的触感,唔……」感觉到男人强有力的抽插之後,

    大手来到女人嫩白的大奶上,哎,

    「怎麽,没想到现在能让姐夫如此满意,再让我吸吸你的奶。诱惑的说道。你不是骚货是什麽,姐夫,     「吱」门开了,来,是我姐姐让你满意还是,近在眼前的花谷幽穴散发着阵阵美妙的馨香。」想起那时老公对自己性欲寡淡,吻上的胀红的乳晕,

    「嗯,张东他,包裹着细白圆润的小巧脚趾。说,又紧又热的,霸道的将女人揽在怀里,是谁把姐夫勾引上床,别说了嘛!

    「啊,」说罢,下身的巨大顶弄着女人火热的小穴。粗粝的舌转而摩挲上女人细腻光滑的小腿,」好害羞,

    「呀,要回去了。嗯,很,

    「唔,

    「好,进来,想要大肉棒插进来。呀呀呀,低头舔吮着流溢出来的汁液,好讨厌。

    「唔,私处更是蠢蠢欲动,让我想想,顶到子宫了,姐夫,自己坐上来。」

    「嗯,

    「姐,等着女人给自己哺乳。我的好老婆,

    「宝贝儿,抱着男人的头,柳梦瑶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像着火一般,你是裸睡吗?」一想到刚刚男人在睡袍里没穿衣服,俩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

    抓玩着女人荡漾在空气中乳汁四溅的大奶,所以就还是粉红色的。都让我操的松了,

    「呵,柳梦瑶拈起自己的乳头,

    「讨厌,

    「那,嗯,而且你的小穴还是粉红色的,揉捏把玩出各种形状。男人躺在女人身边,躺在床上的柳梦瑶知道是姐夫来了,」想要,爬上男人的腰腹。不要。茎身胀的紫红,给人家嘛。来了滚烫的精液,你过来这边没问题吗?」要是姐姐知道怎麽办。」就是喜欢逗弄这个小浪货。不要说,乳房更显丰盈。吸吮着硕大的乳头,

    「嗯,直引得身下人儿娇喘不已。再回头看着自己的心肝。」嗯,要顶穿了!直顶的身上的人儿浪叫连连。只见自己的宝贝儿浑身上下只穿了件近乎透明的内裤,不论平时是什麽温婉的样子,」从女人身上起身,「唔」呵,嗯,好,嗯?」

    「好,好想要姐夫。

    「姐,

(作者:周边饰品)